最奢华的购物中心开进大学城?第一次了解谭福
发布时间:2020-08-19 12:58 浏览次数:104

因此,即使该项目规划了24.7%的居住用地,筑波科学城的人们仍然倾向于在60公里外的东京市区生活和消费,导致外围新区的“空心化”,而中心城区则成了“沉睡的城市”。商业效益不足也导致新城成长后劲不足,筑波科学城设定的就业和住房均衡增长目标的实现也受到影响。

基于这一背景,筑波科学城进行了反思和重组,重新规划了新城的商业,引入了资源和内容,导致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美术馆、美术馆和博物馆。融入以大型文化交流为主题的区域。

当然,筑波科学城的产学研结合比较成功,区域人口具有高知识、高职业教育、高收入的特点,这与硅谷形成的“科技创投”的人口结构和消费结构相似。

国内产业更丰富、更厚实,一些新的大学城集中在先进制造业、基础科学、国防科学等领域,因此客户群的需求特征将越来越大、越来越多样。近年来,各部门还会有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的新型大学城,相应产业人群的消费需求往往不高。

很多情况下,国内运营商很难找到一份与之匹配的国际简历,这就要求项目方不仅要了解商业发展,还要了解具体的行业和宏观经济纪律。

数据来源:RET锐德中国商业地产研究中心

“政产学研用”,垂直资源流动为常态。

企业需要创造有目的的场景,并动员人们进行横向互动。此外,由于政府的垂直引导,规划中的大学城往往处于资源垂直流动的状态。

比如,高校或国有企业由于自身完善的食宿、运动、休闲、娱乐等设施,具有完整的循环生态;由于注重研发,在物流、交通、制造等方面没有产业融合的需求。无论是学术交流、业务互助、成果转化,都可以独居。无法形成相互关联的氛围,进一步削弱了区域的生活和商业属性。